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靓小柒的狂想曲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日志

 
 
关于我

典型的天秤座女生,最喜欢的事情是睡觉,特长是睡觉,努力学习为了——更安稳地睡觉....能坐着绝对不站,能躺着绝对不坐着。喜欢一切BLINGBLING的东西,好看的精致的有味道的小物,享受生活被生活甜蜜着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22-23  

2008-02-14 17:08:00|  分类: 梦回秦国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二 上战场喽(二)

两队人马风风火火到了原阳,驻扎下来,这里便是赵长城下了,长城的那一边是匈奴。

现在的局势还不明了,只知道匈奴出了五十万大军,而且在那之后还有源源不断的援军,现在,原阳军只能死守住城门不被攻破,但坚持不了多久,好在有“土星”和“百胜之师”前来应援。守城门的将领都快要抹一把热泪热泪感谢苍天了。

在军营里的每一天对于K大的几个人来说都是新鲜但充实的。顾尔杰不用说,他天天都和泉风声还有一些守边将领讨论打击匈奴的对策;晨风则是到城里的各处去体察民情,顺便到自己的窝点——百花楼分店套点资料;古千幽和非可就可怜了,因为前段日子赵军一直处于挨打阶段,所以一些药材都用完了,没人去采,而军医里居然没一个年轻力壮的,都是一些一脚已经快踏进棺材的古稀老人,怎么好意思让人爬山,而且还有很多伤员要接受治疗,古千幽只好让非可留着了解状况,因为她不能识别药材,再带了向顾尔杰借来的十个兵上山采药去了。

“古大夫,这些草原来都是药材啊!”士兵小丘说,小丘是这十个兵的头头,在战场上也可算是骁勇善战的,可看样子还不到十八岁,如果在现代,他们都还是玩着PSP的孩子呢,只能说我们期待和平,和平是解决一切问题最好的途径。

“是啊,中华的草药学可是博大精深的,你们要小心地采摘,有很多药材是根部有药效,有些却是叶部,有些浑身都是宝,所以采的时候要格外小心,我要整株的。”这样指挥别人干事,真实太爽了,怪不得以前的同学那么喜欢当值日小组长,让别人干活,这快感!

“古大夫,这是什么?”小丘拿来一株草。

这是笨蛋草”古千幽无力了。

“笨蛋草?有着种草啊,中华草药真是博大精深。”衣服深受震撼的样子,小P孩严肃地点点头。

…………

“小队长,你拿着一根狗尾巴草干什么?”小兵甲一脸天真。

……

终于,一些必备的药材也采完了,三个山头啊!可怜古千幽是用脚走过去的(不然还用手走?)古千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营帐,还好,她亲爱的死党体恤她一天的辛劳,给她上演了一出趣味小品,让她开心开心。感动ING…….

晨风:“顾尔杰,你们到底有没能力的啊?每户人家发一小带米,你知不知道现在不是二十一世纪,不是计划生育的中国,这里是古代耶,一分人家有一打孩子呢,一小带米怎么够,你让有些人口少的家庭撑死,人口多的家庭饿死,你是在太平天国统治下待太久了吧,要不怎么会这么主张‘绝对平均’,真是小农经济的局限性!!!”喝水喝水,一口气讲这么多话,她也够辛苦的。晨风一天体察民情,那个叫气啊,匆匆忙忙赶回来,找到正在练兵的两个将军,不管顾尔杰和泉风声的惊讶与疑问,逮住顾尔杰就是一顿“教育”。

再看看顾同学,整个人,懵了……

而泉同学呢?双目熠熠生辉,太好了,晨风觉得顾尔杰没能力了,那我……

“你奸笑什么?”捕捉到了泉风声不怀好意的笑,晨风依旧凶巴巴地问,“我还没说你呢,你不也是这次出征的将军吗?这事你没分吗?还这么高兴,我看应该给你本小红本本看看,好好培养一下你的爱国主义精神,哪天有空再灌输给你一些社会主义荣辱观,‘八荣八耻’真是得人人须知啊。”

“风啊,你讲这么多话累不累?”古千幽实在看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马列毛邓三”都要出来了。

“幽,你也回来了。”顾尔杰总算松了一口气。

“尔杰!你快来,城门那里出事了!”非可从远处跑来,气喘吁吁地说。

“快,去城门那里看看。”大家收起嬉笑的面孔,换上的都是严肃与紧张。

城门上。

“将军,这是刚刚被匈奴放回来的一名俘虏,是原来守城的将领张德。他深受重伤,昏死过去,不过匈奴好像有话要他带过来。”小丘严肃地汇报,看得出他十分气恼,手握拳握得紧紧的。

“幽,能治吗?”

“交给我吧。”

鸟人说过,要一手握玉,一手捂住伤口,集中精神……

“治愈术!”手心出现一团紫色的亮光,然后,张德身上的伤口一个个好了,而且不留一点儿疤痕!这让在场的人都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由此,古千幽的名声一炮打响,大家都叫她“素纱神医”,因为古千幽总是戴着面纱。

“张德,张德,你怎么样了?”

“将军吗,我匈奴要我来告诉你们,赶快乖乖投降,因为‘落日战神’要到了。”

!!!!

落日战神,那个撒旦一般令人闻风丧胆的男人,那个连太阳的光辉都会被其遮住的男人,那个传说中俊美如神祗,却心狠手辣的男人!

沉默,尽管早就知道会遇上他,但多么希望这一天不会来临。

“将军,将军,变天了!”

阴霾,除了这个词,再也找不出一个字,能形容现在的气氛。

天空中一片昏暗,四周静的能听到敌我双方的呼吸声。

“他来了!他来了!”张德惨痛的哀号声在这静谧中显得十分诡异。风声呼呼,像孩子的笑声,也像哭声,让人不由自主地毛骨悚然起来。

远方,赵城门外几百里,有一只黑压压的军队——狼……

 

二十三 落日战神

“狼”的最前面,有一人,骑着一匹高大威武的黑马,马身黑的发亮,壮硕的肌肉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雪域名驹,令人震撼的是马身上没有鞍!马头上也没有缰绳,马主人尽是用身体控制马的!马背上,高大的身影,长长的黑发批在宽阔的肩上,还有就是那鬼罗刹的面具,阴气,那就是“落日战神”——戟夜,让人凉到骨子里的男人。

“那个人?”古千幽回忆回忆,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那个黑面具。

就是那个古千幽第一次见鸟人之后那个救她的人,那时候,他好像叫古千幽等他去牵马,古千幽好像自己跑开了去找玉,这位黑面具好像掉了一块玉。古千幽从怀里掏出一块玉——“夜”。原来如此,救她的是戟夜,也就是“落日战神”,天哪,世上尽有这么巧的事,那为什么身为匈奴的他也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呢?真是太复杂了,这种伤害脑细胞的事还是少做做。

“就是‘落日战神’,幽,你不会认识他吧。”顾尔杰一脸惊讶。

“这个,我也不知道,应该不认识吧。”把玉藏好,现在一切还不明朗,不能妄下推断,万一‘落日战神’和那个救她的人不是同一个,那不是送死去了,再说别人就算是,人家也不一定认得你啊,还是别作拿热FACE帖冷臀部的事了。

忽然,有一个匈奴小兵冲出队伍,跑到城门下。

“中原懦夫们听着,我们二皇子陛下说了,要你们乖乖投降,不要做无畏的抵抗。”放下武器,双手抱头,延墙角一字排开,你以为你公安啊?

“告诉你们二皇子,要打就来吧,我们岂会怕蛮夷之徒?”顾尔杰又开始嚣张了。

匈奴小兵快马加鞭地赶回去通报,之后又骑回来。

“中原懦夫们听着,我们二皇子说了,想看你们有什么本事,让你们准备十名勇士,我们来个一对一的决战。”后面的匈奴军队都在起哄,他们用嘲笑的眼生望向城门。

“告诉你们二皇子,可以,但若勇士中途受重伤,后面还有勇士要上场,就让受伤的勇士先下场接受治疗,可好。”

又是一个来回,这不就是中国版的马拉松嘛!

“中原…….

“烦死了,给本姑娘说重点!!”非可按耐不住了。

小兵差点岔气,“好,我们二皇子同意了,你们派出勇士吧。”

“尔杰,让我去会会匈奴勇士。”非可第一个出声。

“非可,这可不是游戏,弄不好会送命的。”顾尔杰坚决反对。

“顾败类,我告诉你,现在你在军中能找到比我单挑厉害的,我就服你,你看好了。”

“游龙凤摆!”游仙儿对准城门旁的大树,顿时金光闪烁,树被生生砍下。

“看到了吧,再说我是男装打扮,我是‘飞天’,谁抓的住我?”

“但是”泉风声犹豫地出声。

“没什么但是,尔杰让非可上,我也报名,什么女孩子不能上战场,你们就是封建思想太严重,真应该好好教育一下,那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好了好了,”古千幽实在听不下去了,“尔杰,你就让她们两个上吧,不是还有我吗,我不会让她们有事的。”

“你们真是胡闹,别忘了,要量力而行!”

“知道了知道了。”摆摆手,一幅不耐烦的样子。

“晨风,你真的要上战场吗?”泉风声一脸担忧。

“你不是要听我弹琴吗,今天就让你听个够。”晨风一脸坏笑。

“??”

于是赵国的十位勇士出炉了:非可、晨风、顾尔杰、泉风声、小丘等十人。陪军大夫则是古千幽。

匈奴那边,站最后的是‘落日战神’,而前几个都是身材魁梧的大汉,杀气腾腾,从这点上看,赵军就败了,谁叫他们派出的都是奶里奶气的书生呢?

“赵军就这点实力?”是“落日战神”,声音好有磁性,而且很熟。

“打了才知道,我先上。”哎呀,没想到小丘那么勇猛。

省略血腥的三分钟。

“停,我方勇士需要疗伤,我来会会你们。”小丘好强啊,对他的佩服有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匈奴派出了第二个大汉。

“我上了。”非可跳了出来。

“游龙凤摆!”顿时对方血如水柱,向外喷出,真是儿童不宜啊….血腥

“没想到赵军还是有些人才的,阿桥,到你了,不要让我失望。”猛男三号出来了。

“那好。就让我来会会你。”是顾尔杰的副将连峰。

这一仗打了很久,突然大汉狂叫一声,把连峰重重的摔在地上,连峰被摔得结实,顿时突出一口鲜血,站不起来了。

“停,幽,你带连峰下去疗伤,我来下一仗。”

古千幽慢慢地走到连峰旁边,检查伤势,然后朝晨风说:“晨风,他现在不能乱动,不然会全身经脉尽断而死,你让我给他疗一会儿伤,你先打吧。”

“好嘞!”

“这样也行?”泉风声简直郁闷死了,这群人都不要命吗?

“少废话,给你们,塞住耳朵。”说完晨风抱琴走向战场。

“怎么,你们赵国没人了,让个娘们出来弹弹琴,消遣消遣爷儿们吗?”匈奴都嚣张地大笑,等着等着,“中原男见愁”不是说着好听的。

琴声起,同时古千幽开始念咒:“治愈术!”

琴声妖娆,而场中央的白衣女子手中放出白光。

古千幽停下手,将棉花塞入连峰的耳中,再一次施展治愈术。

经过漫长的等待,匈奴大汉慢慢倒地。

“所有人后退三步。”戟夜放出命令,眼睛死死地盯住古千幽,很熟悉的感觉。

“啊!”大汉想愤力一击,却在离晨风十米的位置吐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琴声止,比试结果可见分晓。而戟夜看都不看比试,只是紧紧盯着古千幽。

“好了,连副将,你感觉怎么样?”古千幽脸有些白,可能是用了太多力量的原因吧。

“我,我没事了,感觉就像不曾受伤一样,姑娘的大恩大德,连某无以为报,只愿一生为姑娘做牛做马。”

“做牛做马不必,好好保家卫国就是了,站起来,我们回去将军那边吧。”于是连峰站起来,和没事人一样走回自己队伍,这让匈奴都唏嘘不已,戟夜的眼神更放肆了。

“没想到赵军有那么一位高人,接下来就让本王子会会你们。”终于“落日战神”出马了,他向一旁的士兵使了个眼色。

“那就让我来对付。”顾同学摩拳擦掌了。

“来吧!!”戟夜瞬时出手,但目标却是古千幽。

古千幽早就知道他居心不轨,但没想到是针对自己,戟夜一把抓过古千幽,用轻功飞回他的战马,呼啸而去。

天那!古千幽心里默默地说:子啊,你带我走吧……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