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靓小柒的狂想曲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日志

 
 
关于我

典型的天秤座女生,最喜欢的事情是睡觉,特长是睡觉,努力学习为了——更安稳地睡觉....能坐着绝对不站,能躺着绝对不坐着。喜欢一切BLINGBLING的东西,好看的精致的有味道的小物,享受生活被生活甜蜜着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三十五 与狼共舞(二)  

2008-03-28 16:35:18|  分类: 梦回秦国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驻扎的力很安静,虽然有火把,但谁也没注意到一个黑色的人影慢慢地摸进戟夜的帐子,那人笨手笨脚,一点都没有当神秘人物的资本,她便是不放心戟夜的古千幽。

悄悄地走进帐子,戟夜果然没睡,他还是摆着上午的姿势,靠着床,一动不动,目视前方,古千幽都要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被点住了,慢慢走过去,坐到戟夜的对面,单手在戟夜面前晃了晃,被戟夜一把抓住,紧紧的,不松手。古千幽总算打消了带他去看精神科的念头,反正收回手的可能是零,她又何苦浪费力气。

戟夜换成深深地凝望古千幽,双目寒冷地像冰一般。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戴面具。”说着便用一只自由的手为戟夜拿下面具,杨过,你好辛苦啊,古千幽总算体会到了独臂男也不是那么酷的。

好看冷峻的脸露了出来,他真的很好看,就像是上帝的完美之作,就连额上的伤疤也显得那么顺眼,睫毛上估计可以建一座火柴工厂了,眼睛,太深邃了……

他,伤得很重吧,毕竟在这世上唯一愿意记住的人离开了自己,还是被杀害,自己也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而现在却要畏首畏尾地躲在敌军的营帐力养伤,却不能回到北匈手刃杀父仇人。他一定很难受吧,他是“落日战神”啊,是狼主啊,是整个中原大陆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啊!

古千幽实在受不了戟夜那痛苦却强忍的目光了,她轻轻地抱住戟夜,让他的头枕着自己的肩膀,现在能为他做的只有这些了吧。

“不用忍了,这里只有我,我不看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有是该死的沉默,戟夜抬起了手,紧紧地抱住古千幽,把头深深地埋在古千幽的肩上,古千幽感觉到了,肩上有些湿热。

“他,是捡到我的人,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恢复平静后,戟夜也没放开手,两人还是相拥着,戟夜慢慢地诉说他和乎勒单于的事。

很久很久,他讲了很久很久,古千幽一直认真地听,她知道强者总会吝于表达,他们的知心人不多,所以她一直安慰着戟夜,轻轻地抚着戟夜的后背,他们的手一刻也没分开,古千幽忽然发觉,她想一辈子配在戟夜身边,做他的知心人。

无意中瞥到营帐上有一个洞,一只眼睛在看着自己!

“谁?”那人一顿。

戟夜松手后,古千幽连忙追出去,看到的却只是一个背影,一身黑色的衣服,头发整齐地束着,还有那犀利的眼神…………赵政……他,已经知道了吗?

第二天,城外的士兵回报,匈奴已经撤兵,原因可能是新主刚产生,需要一些军队当有力的后盾来对付反抗的人群。

所以顾尔杰他们也开始准备班师回邯郸,总之这场没头没脑的战争就是很——郁闷。古千幽一早就叫醒晨风、非可、顾尔杰,告诉他们自己昨天看到赵政的事。三人都暧昧得笑笑,不说话。

“你们几个,真是的,我是来和你们商量问题的,还有,你们觉得玉可以治好炎老大的失忆吗?”三人听到这里都收回了嬉闹的神情。

“没试过,不过会不会有副作用啊?”

“最简单和快捷的方法……”非可起头。

“鸟人,给本小姐(大爷)滚出来!!!”但是,十分不巧的,鸟人没出现,真是难得,这么闲的东西也会不出现,再叫了几次无果后,四人决定暂时放弃,会邯郸再说。

在原阳过了几天和平日子,古千幽几个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边境城市的风土人情,百姓们听说战争结束了,都十分地开心,对赵军更是感激不尽,他们邀请赵军参加他们的节日——赏灯节。(元宵一类的)

于是,扫去前一阵子的阴霾,“狼”们跟着K大的几个人做起了过节的准备,尽管戟夜任是希望一个人静一静。他是伤心了,古千幽更不舒服了,在去城里采购之前,古千幽大声地对戟夜说:“不要让敌人有机会嘲笑你的软弱,振作起来吧,让敌人畏惧你!好好活着是对逝去之人最好的安慰,最后,赏灯节上,我希望能看到你。”

购物是女人们的最爱,这是不分时代的,看到斑斓的样子就知道了。

“小幽啊,你看看这只簪子好不好看?你们赵国的首饰还真精细呢。”斑斓手里拿着三四支簪子,看来是小女人的爱美之心占上风了,想想她在战场上嗜血的样子……

“亲爱的,你戴什么都好看。”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了,他还真是屡教不改呢。今天的游谷问穿了一件赵国的白色长衫,上面绣有几朵青色的祥云,让他全身都充满了一种文学青年的味道。还从没说过游谷问的外貌,他整个人就一个字“痞”,两个字“很痞”,三个字“相当痞”,两条长长的飞天眉,细长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加上一张薄薄的小嘴,像极了李俊基,特别是有时候非仙非妖又似仙似妖的气质,在现代估计也是一个迷死人的主。现在的他怀里抱着断魂,断魂乖乖地躺在他怀里,小手轻轻拽住游谷问的衣服。

“我说过,不要再叫我‘亲爱的’。”青筋暴起,罪过罪过,请求上帝保佑游谷问,让他别死的太惨。

“斓,你不厚道,怎么能抛下我和儿子,你想始乱终弃吗?”一副可怜的小女人样。

“我够了你,别跟着我!”古千幽、晨风和非可只好无奈地耸耸肩,对游谷问表示爱莫能助。

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呢?就可以拍电影拿小金人了。绸缎庄、首饰店、胭脂店,四个女人尽情享受购物的乐趣,反正有那么多的男同胞付账,再加上几个人的容貌又是那么出色,不出几个时辰,全原阳就爆出一条新闻“邯郸美女果然名不虚传,邯郸四姐妹逛原阳。”所以经过的茶铺、客栈全半价,真是爽歪了!

玩了一整天,四人终于决定回军营了,顾尔杰说过在太阳落山之前务必回军营,这是纪律。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在大吵大叫,也有哭声,循声望去有许多人围着在看什么,于是几个好奇宝宝就把顾尔杰的警告“不小心”地忘了。

“大爷,求求你了,我们家翠平还小,不能让她去做李老爷的姨太太啊!”是一个妇人的哭喊声,她跪着祈求一个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良民的男人,手里拉着一个小女孩,真的是小女孩,有十岁已经不错了,有没搞错啊,这种恋童癖的也有?

刚想大喊一声住手,只见冲出一个男子,手里拿着木棍,“你们要抓我女儿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是一老汉。但始终是一个人,老汉被推倒在地。

“欠我们老爷的银子不还,我们当然要来抢人了,来,把那个小丫头带走。”“横肉男”发号施令,只可惜,他遇到了……

四人有刚想喊住手,“住手。”谁知又被捷足先登了,这回声音挺熟的。

“游谷问,你干什么出来抢我的话?”斑斓发飙了。

“亲爱的,看在孩子的份上,对我温柔一些吧。”不知道是不是被游谷问收买了,断魂用坚定有可怜的眼神看着斑斓,轻轻点了点头……奥斯卡父子兵……

游谷问也不等斑斓回话,只是将断魂交给斑斓,斑斓就像八爪鱼一样,又“吸”在了斑斓身上,游谷问则是径自走到老汉身边,扶起老汉和他的妻子女儿,然后潇洒转身,面对“横肉男”。

“你这个小白脸,别多管闲事,你媳妇儿挺漂亮的嘛,要不也让爷带回去?”淫邪一笑,露出一口恶心的黄牙。古千幽连忙按住斑斓要去抽出丝带的手,人命关天,可不是闹着玩的。游谷问也趁机给斑斓抛了个秋波过来。可以感受到周围女子的抽气声,和拼命向斑斓扫射的嫉妒的目光,真是祸害啊。

“这位兄台,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你怎么能打我媳妇儿的主意呢?既然大伯他欠你们钱,你们就应该让他还呀,明天是赏灯节,不如将明天就立为还钱的最后期限,如若到时候,他们没有筹集到钱,你们再拿人,如何?”一派温文尔雅。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们来比武,谁赢了,谁说得算。”“横肉男”说着一挥重拳。

“不要吧!”游谷问夸张地说。

而大汉的拳头已将近在咫尺,游谷问只好伸出一只手,紧紧缠住了大汉的手,向后一拗,只要稍一用力,大汉的胳膊就和自己say goodbye了。

“还是不要吧?”继续儒雅地微笑,“横肉男”只好不服气地说:“好,就等你们一天。”于是便大摇大摆地走了,人群先是议论纷纷,在后来,也都散光了。

“这位侠士的大恩大德,我闾三在这里谢谢恩公了。”

“这点小忙算不了什么,对了,你们怎么会欠那个李老爷钱的?”游谷问漫不经心地问,本想潇洒地挥挥扇子的,发现道具师没跟上节拍,只好挥挥袖子了。

“我们本是小本经营着祖传的点心铺子‘闾记’,但是因为周围开出了许多家点心铺子,店面又大又漂亮,人们都愿意去他们那里,我们的生意就越来越不景气。后来我想我们的手艺不差,只要店面漂亮一点就可以了,我就去打听,他们说经营赌场的李老爷会借钱给别人,我就……但是谁知道我借的那些钱被我那不孝子偷走了,他人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李老爷的钱可是借不得的,他的规矩是每过一日要多还一半的钱,所以……”好一本借高利贷的血泪史啊。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筹钱?”古千幽问,虽然他们现在可以马上还清那笔债,但他们始终是要离开的,若闾家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以后类似的事情还会发生,到时候他们可就麻烦了。定了定神,思考中……

“这个,我想我有办法,”发言的是古千幽,“你们明天……”几只的眼睛都“噌”地一亮,怎么感觉那么冷呢?好像又有人要倒霉了……

终于到了大家期盼的赏灯节了,几只狼和K大的人都穿上了新衣服,戟夜却不知到哪里去了,只看到他的留言:“我出去一下”。

古千幽穿了一件淡紫色的长袖罗裙,外面再罩了一层纱(自制)显得整个人十分得飘逸,再加上脸上的面纱,多了意思“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味道。

晨风穿了一件大红的衣服,非可和古千幽只好拂拂头,承认晨风已“下海”这一事实。因为晨风的大红大紫,泉风声也特意穿了一件有红色领口和花纹的白色长衫,只是晨风完全不领情,泉风声也不在乎,对于晨风,他是势在必得。

非可穿了一件活泼的收袖口的粉群,就像一只可爱的小蝴蝶,她把头发绾成两个髻,更加显出了她的玲珑娇小。

顾尔杰可没泉风声那么用心,只是随便穿了一件全黑的衣服,不过那种才是将军应该有的冷峻。

再来就说说狼了,踌躇、逐鹭的老家肯定没有颜料这个东西,不然为什么他们总是穿白色呢?相对于那两个书生,属于“大汉型”的历练和漠就随便多了,只是穿的布料稍微多了点,看上去也没有那么煞气了。游谷问干脆就没出现,听说一早就拐了断魂出去了。

木桩和查尔达当然也跟着戟夜一起私奔了。

斑斓虽然穿上了赵国的大袖口服装,但是,习惯性地依旧是露出一个胳膊,出门的时候,被小丘用卫生眼狠狠地瞪了,然后又是两个人的“每日一句”——丘:不守妇道;斑:小绿豆芽。真是积德了,感情军营周围的花花草草都不用淋雨了,直接吸收口水。

按照昨晚的计划,几个人先提着灯笼分头到各个地方做宣传,城门旁的小食店出新产品了——汤团。你问灯笼哪里来的?当然是做的!古代的灯笼太普通了,哪里有现代的花样多:莲花形、兔子形……还有几只是珍藏版的喜洋洋和灰太狼的!昨天晚上,古千幽回营之后,大力号召士兵做灯笼,于是一条流水线便形成了,古千幽坚持过节就要有过节的气氛,反正也没有仗要打,还记得当木司图接到古千幽亲手绘制的“兔斯基”灯笼时,那个表情,足够定格n秒了(n大于10)。

在古千幽和非可惨绝人寰的教育之下,翠平妈妈总算知道了汤团的包法,尽管有些粗糙,但味道还是不错的。以下是宣传标语:

“城门旁的小食店,推出新产品汤团,大家捧个场,今天是赏灯节,大家一定想得到像我手里这样的一个漂亮灯笼,这可是邯郸城也没有的新鲜货!今天是赏灯节,就给大家捡一个大便宜。到我们‘闾记’来猜一个灯谜,如果才对了,就送灯笼一个,如果猜错了,还有‘闾记’的招牌点心“合家团圆”免费试尝,灯笼有限先到先得,但每人陷答一次!”

看着人群有向“闾记”靠拢的趋势,古千幽嘿嘿一笑,捡便宜,谁不喜欢,但是,在古同学的手里想捡便宜,几率就和让母猪跳肚皮舞一样。

你问,灯谜不是很简单,猜中了就送灯笼,你灯笼多吗?

再偷笑,古千幽弯弯嘴角,她是谁?古千幽哎,冷笑话大天王呀。夏天的时候,古千幽的寝室都不用开空调,电风扇都用不着;同学们都喜欢把饮料放在古千幽面前,让她“冰一冰”;每当古千幽说:“我有笑话。”教室里马上空无一人,三秒钟后,每个同学都穿着羽绒衣回来……那时候好像是六月……

“大家不要挤,都站好了,这是第一个灯谜,灯呢是这只‘天线宝宝’。大家准备一下,第一个灯谜是,两只苹果在什么时候会变成一只?”

“眼花的时候!”

“答对了,来,给你灯笼,大家现休息一下,准备下一题。”

“幽,你怎么出那么简单,你的灯笼够吗?”

“我只拿了三只,现在只有两只,你放心,我之所以把第一题设的那么简单就是为了让观众尝尝甜头,这样他们就会有积极性。”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答错了也要给吃汤团?”换成晨风发问了。

“这也是先给他们尝尝甜头,你我都知道汤团的魅力可不止一颗噢!!”

“我顶你个肺,奸商!”

“第二题:猎户打鸟,红鸟要射两箭,绿鸟只要射一箭,现在树上有一只红鸟,一只绿鸟,猎人只有两支箭,他要怎么做,才能把两只鸟都打下来?”

“一箭双雕!”

“不对,请试尝‘合家团圆’。”

“一只鸟飞走了?”

“不对,请试尝‘合家团圆’。”

一连发了许多碗“合家团圆,效果非常好,因为大家都发现“闾记”的“合家团圆”很好吃,有肉馅的、麻心的、糕点心的很多种口味,一下子人就围满了,有些人只能端着碗站着,不过仍然一脸幸福地吃着,效果不错,这样不出半日,欠的钱就能还清了,闾家一家三口都快乐晕了。

“下面公布答案:用箭射绿鸟,红鸟见了,脸都吓绿了!”

顿时,吵闹的“闾记”安静下来,大家都像被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北风呼啸而过,带来几片叶子,然后,大家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古人抗冻能力还是不错的。

“下一题:两个人掉进坑里,一死一伤,死的人叫死人,活的人叫什么?”

“叫救命。”寻着声音望去,是他!原本披散的头发又被高高束起,虽然只用一只玉簪固定,但仍然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贵气,玉簪反倒增加了一丝慵懒和儒雅;双目告别无神,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依旧长长的睫毛让每一个女子为之心动;嘴角又挂上了那若有似无的笑;最大的改变就是,他摘下了自己的保护伞,他终于不会为自己的脸而感到自卑了!(其实有什么好自卑的,这么帅的一张脸,额头上的记人家哈利波特还是拿命换来的呢)

“我不会让敌人小看我,不会让父王对我失望,不会让关心我的人为我难过。”戟夜又恢复了当时那“落日战神”的风貌,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古千幽,其余人呢?K大的人因为终于看到古代版炎老大真面目而兴奋,“狼”则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听说只有盾和光、暗才知道狼主的真面目),周围的粉色军团显然成增长趋势。

只是……

趁乱,古千幽悄悄地拖戟夜到远离人群的地方,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这个答案的?你恢复记忆了吗?”

“没有,是木司图告诉我的。”…………是可以培养的……

经过大家将近一天的努力,“闾记”总算是路人皆知了,现在大家走在路上,寻人便问“你吃了吗?”“吃什么?”“当然是‘闾记’的‘合家团圆’喽!”

为了扩大市场,古千幽和晨风仔细研究出了“冷汤团”,这样携带方便的甜点自然成了各位小姐们的最爱,有一次买三打的,也有富家子弟要求每日供应,总之“闾记”是做大了,更加再过不久就可以上福布斯了。

“你们真是我们的神仙啊,谢谢你们,我我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们……”老汉声音都颤抖了,大概从来没看过那么多钱吧。

“那是你们的手艺好,客人都是冲着你们的手艺来的,象这样的发展速度,不久后你们就可以扩建店面了,不过那个李老爷家的钱你们什么时候去还?”

“呦,不错嘛,这么快就生意红火了?”说曹操曹操就到,不过这次又多了一个脸上油水更多的家伙,看那样子真是going down(够××)啊。

“李老爷,我们欠您的钱,已经在这里了,请李老爷放过我家翠平吧!”闾三低眉顺眼地说,手里拿着一大袋刀币,现在秦始皇还没当太子,轻便的铜钱自然没出现了。

“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要你还钱了。”

闾三眼睛一亮:“李老爷,真是谢谢你了……

“你听我说完,我不要钱,我要你女儿。”果然GONG DOWN!!(这次换大写,表强调,以及作者对此人的不满)

“你就那啥李老爷?”斑斓最喜欢管闲事了,K大的发现了。

听到一声夸张的抽气声,李老爷惊艳地看向斑斓:“原来有这样的大美人啊,闾三啊,你怎么不早说,我不要你家的黄毛丫头了,这位大美女我要定了。”脸上的肉笑得都堆在一起,快看不见眼睛了,油光满面,估计一只“可伶可俐”都洗不干净。

斑斓正要抽出丝带,被游谷问拦住,将斑斓护到身后,“娘子,你看好我们家元宝,为夫去和李老爷理论。”说着又把断魂往斑斓身上一塞,然后,小八爪鱼又吸住了自己的“娘”,这三个人真是越来越像一家子了,不过,“元宝”?!

“李老爷,不知你找内子有什么事吗?”儒雅,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明显感觉到危险的味道,李老爷,看在上帝的份上,适可而止吧。

“小娘子原来已经有相公了,不过不要紧,跟着我你会过着更好的生活的。”

斑斓完全不理他。“元宝,娘虽然是娘,但也是女人,你虽然是小孩,但也是男子,你这样抱住娘,中原人的话叫‘男女授受不亲’。”她对中原知识还真是了解,这不是误导小朋友吗?

被冷落的李老爷只好面对游谷问。

“你这个小白脸,别给你连不要脸,快滚,别扫大爷我的兴。”威胁式地像游谷问亮亮刀。游谷问则是完全不在乎,凑上前去:“我和李老爷有话要说。”

“说什么,这样不能说吗?”

“可以吗?可是那是城主夫人的事啊。”

李老爷立马脸色大变,刚才的嚣张跋扈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慌失措。

“你,你走过来说。”

游谷问向李老爷耳语几句后,李老爷的脸色更加青了。他转身面向看热闹的观众,大声宣布:“今日,我李世雄在此宣布‘闾记’的债他们已经还清了,还有,以后谁敢在‘闾记’捣乱就是和我作对!”于是便快步急匆匆地离开了。

大家都惊讶地看着游谷问,游谷问只是微微一笑,拉着呆掉的斑斓和“元宝”逛街去也!其实他和李老爷的对话是这样的:

李:“城主夫人什么事?”

游:“我知道你们两个……

李:“你……你怎么知道的?”

游:“我就知道,想让我保密吗?那你就承诺‘闾记’的债清了,以后再有人对‘闾记’不力,你都要无条件地负责到底。”

李擦擦冷汗,只好……

所以还有一种职业也不好惹,那便是——线人。

(下集预告:番外二 K大五人+“狼”的赏灯节趣事)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