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靓小柒的狂想曲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日志

 
 
关于我

典型的天秤座女生,最喜欢的事情是睡觉,特长是睡觉,努力学习为了——更安稳地睡觉....能坐着绝对不站,能躺着绝对不坐着。喜欢一切BLINGBLING的东西,好看的精致的有味道的小物,享受生活被生活甜蜜着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四十七 局(下)  

2009-08-05 16:35:00|  分类: 梦回秦国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可、顾尔杰和若凌在林中飞快地穿梭,在公子斌府外一百米,他们停了下来。

“不对劲。”顾尔杰拥有一个将军特有的对危险的嗅觉,“我们带好武器!霸刀!”一把银色的巨刃出现,凌然有一股冷意。

“游仙儿!”非可也不甘示弱。

“若凌,你的武器呢?”非可好奇地望着一动不动的若凌。

“我不用武器的。”高深一笑,若凌一马当先地冲向公子斌的府里。

可是府里没有人,甚至连打斗的痕迹也没有,怎么回事?端木炎和晨风出什么事了?桌椅摆的整整齐齐,却没有一丝人的气息。

“到底怎么了!”非可没来由地觉得恐惧。

“我们再进去检查一下。若凌,你还听到了什么?”

“老爷史尚勇讲得很轻,我听不全,但是我知道一段时间之前,公子斌有来找过史尚勇,好像告诉了他什么事情,然后史尚勇就开始调查定远大将军、百花楼老鸨、桃花源两位大夫了。我还听别人说史尚勇有暗自养着一大批死士,不知道要做什么。”

顾尔杰深思了一会儿,“这么说我们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史尚勇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而林中的黑衣人很可能是他安排的。”

“你们是什么身份?”若凌好奇地问。

“我们就是史尚勇在调查的那几个人,我是非可,他是顾尔杰。”非可也严肃起来,“现在我来理一下,首先是炎老大那一路,最后的结果就是幕后老大在公子斌那里,现在看来是假消息;然后是我和晨风的,暧昧所说的仙灵岛,我们讨论的结果是史尚勇;再来是非可你的,我们之前的推理是错误的,桃花是幕后老大的,只是幕后老大是史尚勇!现在唯一差的就是幽那里的消息了,她怎么还没回来?”

“我担心……毕竟我们这里进行得很不顺利,她没有武功怎么办?我们真不应该让她一个人去晋阳的。”顾尔杰也有无力感,这是他来到古代以后第二次感到无力,现在,他不知道要怎么进行下一步,他们根本没有头绪,成延邦不见了,端木炎和晨风也不见了,古千幽没有消息,麻烦一个个接踵而至,他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打断一下,”若凌一直安静地听两人讲完,终于忍不住开口:“我们为什么不仔细找找?说不定有什么蛛丝马迹?”

“也是,我们何苦在这里烦恼,先看看有什么线索吧。”

三人分两组寻找,非可和若凌一组。

“非可,你看!”若凌忽然指着一间屋子,那里隐约有着灯光。两人迅速奔向光源。

打开房门,里面还是没有人,只是桌上亮着一盏灯,非可尖叫出声,这种灯是她为五行组准备的,上面有五行组的标志。所以这盏灯的主人无疑是端木炎和晨风,可是他们的人呢?看这个屋子的摆设应该是主人房,房子被收拾得很干净,除了——床!

床上被子很凌乱地摊放着,似乎被人用力地翻起过。非可走过去,拉开床,床板上竟然有一扇门,这就像是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这扇门的背后一定是一间密室,而所有的秘密可能就在这里。

“我们下去吧!”非可拉开门,有楼梯,非可慢慢走了进去。

若凌没有马上下去,她轻轻地灭掉了灯。

“我来了!”

顺着楼梯,非可和若凌来到了一间密室,非可点亮自己的灯,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密室里有着他们一直苦苦找寻的四万两黄金!每个金块上都有一朵桃花的标记。

“天哪!金子在这里。若凌,你快看。”非可有眼花缭乱的感觉,在陈旧的大箱子里竟有这么亮闪闪的东西。桃花的形状和成延邦画下来的一模一样,现在问题就是,为什么金子会在这里,还有端木炎和晨风应该已经找到金子了,他们人呢?

“非可,这就是你们要找的东西?那我也来看看我的传家宝在不在。”若凌小心翼翼得翻着,但不幸的是这里真的只有金子。

“没关系,我们一起找,不在这里就一定在史尚勇的府里,我们听到史尚勇的家仆说要看守一座墓,我想……”非可在金子旁边仔细看了一下,似乎在确定什么。

“非可,你在看什么?”

“我只是在看还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留下。不过既然找到了金子,我们就去找尔杰吧。”

“好。”若凌若有所思地看着非可。

“非可,我们拿一些金子出去吧,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史尚勇乖乖地把金子送上门来。”

“真的吗,那我们就拿一些吧。”

两人拿了十来块金砖出了密室。

“顾尔杰!”非可大声喊道,但没有人回应。

“尔杰?”非可再努力地呼喊,仍然没有回应,于是非可用手包住玉,她心中默默念着顾尔杰的名字,渐渐的,她的心中出现了一缕光,光线指引着她向某一方向走。若凌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表情十分复杂。

不一会儿,两人走到了一个通道的入口处,正是当时五行组被关押的地方。

“我们快进去!”非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很没安全感,况且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顾尔杰她发现的事。

“尔杰!”嘶喊着,非可这才发现顾尔杰对于自己的特殊意义。

“鬼叫什么啊!”大活人顾尔杰出现了。

忽然非可感觉一阵腿软,她坐倒在地上。

“非可,你怎么了?喂,不要吓我,怎么了?”顾尔杰本想戏弄一下自己的冤家,没想到却看到了对方脆弱的一面。

“我们找到金子了。”若凌拿出金砖。

“太好了,这里没有发现什么,我们出去吧。”

回到定远将军府,三人总算可以舒一口气了。

“金子既然在公子斌府里,那我们不就被耍了?最主要的事成延邦、炎老大和晨风到底去哪里了?”

“这些都要到引出幕后老大之后才知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引出幕后老大,”接收到顾尔杰和非可支持的目光,若凌开始解释自己的计划:“我们要偷偷地把金子化掉,然后做成各种饰品,要很招摇地到处显摆,这样一直关注你们的史尚勇就会发现自己的金子不见了,他就会主动找上你们,然后你们就可以趁他心虚之时带人搜查公子斌府里,找到那两万两黄金,公子斌就会被牵扯出来,他又是胆小如鼠的人,只要稍微一用刑,他一定会招。这样史尚勇的老命就不保了。两万两黄金,也不是小数目,况且现在正是战乱之时,民心不稳,赵王为避嫌,也只能拿史尚勇开刀了。”

“妙计!”非可举双手赞成,顾尔杰也没有异议。

“好,那金子就交给我来加工好了,我先走了!”说着若凌如一阵风地离开了。

顾尔杰看看非可,手蘸茶水,在桌上写下:“TAKE CARE.”非可也在旁边补上“RL”。

两人惊讶地对视,没想到晨风和炎老大还有信息留下。

“你也发现这句话?”

“看来今天在史尚勇那里遇见她绝不是巧合。”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将计就计,然后找到幽。”

再回到行云居。

“楚堂主,小倩的病已经好很多了。”古千幽感到欣慰,自己真有做知心姐姐的天分。

“我说过叫我楚风就可以了。”楚风很无奈,经过无数次的纠正,显然某人从没放在心上,他真不知道要拿这个妙人儿怎么办了。

古千幽不说话,因为她发现对方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

“其实,我知道你来干什么。”楚风看向窗外,表情很轻松,“我原本是要杀掉你的。”表情还是很轻松,但古千幽已经冷汗淋淋了。

“是什么让你大发善心的?”要杀就来,古姑娘也有绝招。

“一是我想治好小倩,你再怎么目的不纯都是一个大夫,还是神医,如果能借你之手治好小倩,我何乐而不为呢?”

奸诈,小人!很好,我要让你瞧瞧本女侠的厉害。

“但是,”就在古千幽决定出击只是,楚大少爷又来了个惊人的转折,“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尽然发现……”楚老板也开始吱吱呜呜了,怎么回事。

“幽,可以做小倩需要的女人吗?”

小倩需要的女人是——嫂子。

“你在求婚?!”

“什么是求婚,我想娶你,我发现我离不开你。幽,为我留下来,为我忘记以前的一切,可以吗?”

做梦,不要以为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在帅有我们家炎帅吗?但嘴上还是要委婉一些:“既然楚堂主这么说,我很遗憾,我是来调查万花堂的,不是来嫁人的,对于小倩我也是人道主义援助,你还是另觅良缘吧。”

“我是认真的,你们是斗不过幕后老大的,他的势力太强大了。你也不准回去,现在邯郸对于你来说太危险了。”楚风的表情又严肃起来。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的朋友很有可能遇难了?”古千幽第一次用那么大的分贝喊话。

“不确定,但也差不多了,我能做的就只有保护你,所以,留下来。”很真诚的眼神,难道楚风是认真的?为什么这么快就有桃花了?

“我要离开,对不起。”古千幽推开楚风,冲出门去,忽然一阵腿软,古千幽摔在地上。

“我说过,你回去很危险,”楚风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这种药粉会让人失去战斗力,所以你们是斗不过幕后老大的,他手下有一员大将,拥有特殊的能力,这种药粉就是她给我的,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幕后老大的眼皮子底下。”

楚风把古千幽抱到床上,盖上被子:“乖乖待着,我会保护你的。”楚风在古千幽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翩然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