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靓小柒的狂想曲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日志

 
 
关于我

典型的天秤座女生,最喜欢的事情是睡觉,特长是睡觉,努力学习为了——更安稳地睡觉....能坐着绝对不站,能躺着绝对不坐着。喜欢一切BLINGBLING的东西,好看的精致的有味道的小物,享受生活被生活甜蜜着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五十七 谜  

2009-09-03 16:41:13|  分类: 梦回秦国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五行组瞎编乱造的背景之下,泉风声终于相信自己是一个秦国的少将,跟随“五行军”出征,浴血沙场,为了救晨风而受伤失忆。晨风的心情依旧很乱,她不知所措,只好整日照顾泉风声,除此就像游魂一样飘来飘去……

大伙儿没办法,这次出来不是玩的,打仗时最重要的,奇怪的是赵军那里一点消息也没有,貌似也没有打仗的意思。

“刚才我飞书到咸阳,问问大王的意思。赵军这样很奇怪,还有游古问说若凌一直在闭关,她到底要干什么?而且既然她是天刑,为什么不一口气干掉我们?”

“顾尔杰,你到底是不是新时代的大学生?听课真不专心,鸟人不是说她的能力还没有完全释放,所以会先借用赵军的力量来对付我们。”

“这么说来,”端木炎目光一冷,“若凌的闭关是在召回自己的能量了。”

“各位,鄙人认为,咱们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吧。”古千幽老神在在。

“不是我们不想解决,这很难的,失忆哎,炎老大失忆到现在了,我们都没治好,怎么可能在几天之内把泉风声搞定?”非可也不想泼冷水,只是这件事情真的很难办。

“可是,晨风这样不是办法。”四人再次陷入沉思。

“你们听我说!”古千幽有点子了,招来同伴,看来,又有人要中招了……

顾尔杰的营帐里,晨风和泉风声正在大眼瞪小眼。

“你是病人,喝药是必须的。”晨风很坚持,心情平复了一些,不管怎样,人总是救活了,至于记忆,是可以创造的,在赵国一直是她给泉风声脸色看,看来一切都是报应。

“不用喝了,我现在身体很不错了。根本用不着喝这么苦的东西。”泉风声是下定决心了,双眼一闭,一副烈士样。

“很好,泉风声,你以为我没办法对付你了吗?哼哼,你太小瞧女人了……”掏出那本眼熟的小本本。

“泉风声,性别男,秦国‘五行军’少将,这是你知道的唯一的关于你自己的讯息吧。我告诉你,你还有一个相好,想不想知道啊?”晨风笑得一脸奸诈,姓泉的,敢忘了我,你洗好你的皮等我来扒吧……(打绿光,牛头马面准备!)

“真的?”泉风声眼睛一亮,“我有相好,她漂亮吗?温柔吗?”失忆的泉风声像一张白纸。这让晨风心中一沉。

帐外,秘密行动组的成员已经开始行动,至于秘密行动的内容是什么,就不告诉你!

“小风,我是非可,我把菜端来了。”非可进入计划状态。她是秘密行动组的第一号执行人,古大执行官的命令是“拌乖巧”。

“小风,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非可很温柔地关心晨风,不时地用饱含无数个秋天的菠菜的眼神瞟瞟泉风声,放下饭菜之后又很乖巧地站在一旁,两手在“害羞”地玩着裙子,头低低的,俨然一个娇羞的邻家妹妹。

“非可,你怎么了?”晨风有些疑惑地调高眉毛,神情疑惑还有些好笑,不明白好友怎么突然转性了。

非可立马“花容失色”地抬头,用娇滴滴的目光向泉风声放电,根据狗血军师顾尔杰的爆料,男人最喜欢女人害羞的样子了,所以她非可独挑大梁,扮演一个与自己性格南辕北辙的害羞小姑娘,也有了现在的“惨不忍睹”的一幕。

“非可姑娘,为什么一直对我眨眼睛?你眼睛不舒服吗?”泉风声单纯地问候,这位姑娘原本不是很泼辣的吗?怎么突然那么害羞?不过这个样子,真的挺……

吸引人的!

“泉大哥,”狗血军师顾尔杰的第二条建议,男人都喜欢被依赖被倚重,这是大男子情怀,所以男人很喜欢被别人用“大哥”称呼,“饭菜合口味吗?这可都是我亲手做的哦!”

这回事大执行官的意思——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

不过也亏得非可愿意演,这么令人作呕的对白以及神情……每一句话的最后一个字都要拖长音,非可能如此细节精妙地完成演出,她不去抢小金人真是浪费了。

“非可姑娘的手艺真好,非可姑娘,你坐啊,站着一定累了吧!”泉风声像主人一般招呼非可,完全不顾身边的大火球,不,应该是大醋缸吧。

“谢谢泉大哥!”非可娇羞一笑,一声声“泉大哥”叫得那个甜啊,甜到营帐外监督的三个人腿都软了,非可居然能够表演脸红!她不会是太入戏了,真的爱上泉风声了吧?

非可选择坐的地方,在接受端木炎的建议(小端不是主动参与的,实在被逼无奈才贡献一条)之后,非可决定先坐在晨风的后面,同样是床沿,但为了凸显娇羞以及谦让还有陷害晨风,坐后面的会让泉风声更加怜惜。当时,端木炎提出这个意见之后可谓是震撼全场,连狗血军师都俯首称臣,大呼佩服。

果然,“非可姑娘怎么做这么远?”泉风声还真是一个好钓的主啊……

晨风的脸色已经呈现猪肝色,不够不够,这场戏还没有结束呢!

“不用了,”非可委屈地看着泉风声,又“担心”地看看晨风,一副被欺压的良民的可怜样,不过真正可怜的晨风是什么也看不见。

“晨风姑娘,你能坐开一些吗?”上钩了!外面的三人大呼过瘾,如果不是当局者迷,晨风这么精明怎么会被骗到,但是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这句真理再一次在古代证实了它的存在价值。非可再接再厉,再来最后一击!

“小风,你不要不高兴!你不高兴,我马上走!”非可小怨妇的形象深入骨髓,瞧那小眉一颦,欲走还留的小模样儿,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又拿她没办法。

“我没有不高兴。”晨风气自己居然对自己的好朋友发脾气,因为泉风声那一脸的怜惜,因为他的眼中不再全是她,因为那丢失的记忆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丢失的感情真的要随水东逝了吗?

“好了,非可姑娘,刚才我听晨风说我有一个相好,是不是真的啊?”

“相好?”非可有些小小的惊讶,没想到晨风还有这招,“有啊有啊!”各位,看看本影后的临场发挥了。

“说起来少将的将军可是天上有人间无的绝世大美人啊!”夸夸其谈,先吸引眼球,再进行计划,反正要搅乱晨风的计划。晨风听朋友这么称赞自己,也没细想,羞红了脸。

“少将与美人初识的地方,少将还记得吗?”非可抛出问题,然后仔细观察,这也是任务。之间泉风声一脸沉思。

“当然……不记得了……

晨风很尴尬,很无助,她挪了挪身子,如坐针毡。她有些嘲笑自己,毕竟是失忆了,又怎能妄想他记得两人的相遇呢?

百花楼下的挑衅公子,如今竟像陌生人一般看着她。

“那是一个十分美好的地方,在一间小茶馆里。”非可开始刨洞……

晨风很惊讶地回头看非可。

继续挖,越挖越深。“小酒馆里,你的相好由于长相倾国倾城,只能戴面纱示人,而面纱仍然掩盖不了她独特的气质,一群小混混上前像轻薄这位姑娘……”好深的洞!

“非可,你在胡说什么?”终于,小白兔乖乖地跳进了大灰狼的洞……

“晨风姑娘,非可姑娘怎会是胡说,她那么乖巧,应是不会骗人的,非可姑娘继续吧!”

“我……”晨风涨红了脸,帐外三人感觉差不多了,有大执行官指示“撤~

果不其然,晨风哭着冲出营帐,她再也受不了了,这是一种怎样的惩罚?以前自己对他不理不睬,现在自己却如此不受他的青睐了……

帐子里,泉风声一脸难受。

“泉大哥,怎么了?”非可继续,好戏才刚开始呢!“我故事还没讲完呢!你不想听听后来怎么了吗?”

泉风声双眼露出疲倦,一扫刚才的生龙活虎,“非可姑娘我只是累了,你去看看晨风姑娘吧,她那样跑出去,我怕……

“怕什么呀?”秘密计划小组成员会和。

“让我来告诉接下来的故事吧!”古千幽自动请缨,冷笑话她是王,讲故事,一样!

“后来,你救了这位姑娘,你们互相照顾,日久生情,再后来,你上了战场,受了伤,失了忆,本来是应该吧这位相好给忘了的,但是,你很幸运,碰上了本神医,”说故事还不忘吹捧自己,真是……“你的失忆早就被我治好了,不是吗?百胜大将军?”

泉风声忽然抬起头,目光涣散。

“你不用不承认,刚才的一切都是戏,我们在试探你,非可,汇报一下结果。”

“遵命,”非可一甩头发,滔滔不绝,“刚才我们的所有对话,你总共看来晨风二十一此,每次她要抬头看你时才收回目光,她有任何的表情波动你都会有所反应,这也是坐在后面的好处,你的眼神我一览无余。你都眼里,有着关心,尽管掩饰得很好,但非可大小姐可不是吃素的!后来晨风被我逼走了,你的眼里又自责,有无奈,还有兴奋,你怎么解释。”

泉风声摇摇头:“我还能怎么解释,你们是有备而来,我早就想过瞒不过你们的……

秘密计划成功!原来,一开始,古千幽就不相信泉风声失忆了,因为对于自己的医术她很有感觉,她明显觉察到泉风声醒来以后眼神的变化,于是她找来其他三个朋友,合演一出戏,明里氏试探晨风,实则是观察泉风声。

“你为什么撒谎,你不知道晨风有多担心?”端木炎有些愤怒,这几日晨风憔悴的样子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心疼不已,“你不喜欢她了吗?”

“我怎么会不喜欢?”泉风声忽然像发了疯一般,掀开被子站了起来,与端木炎对视,“我就是太喜欢她,太放不下她,我才假装失忆的,身为男儿,身为赵国的大将军,我应当站在赵国的土地上把家卫国,如果不失忆,我拿什么身份,什么脸面留在你们秦国的军队里?如果我恢复记忆,我就必须走,但是我舍不下晨风,只要每天可以看到她,让我失掉抱负又如何?”撕心裂肺的告白,震惊了在场的四个人,他们没有想过泉风声是因为这个才假装失忆的,他对晨风的情果然堪比泰山。

“砰。”帐外,晨风泪流满面,跌坐在地上,她本是很生气,但是想到泉风声原来对自己的耐心,就又折返回去,想给泉风声再去热药,没想到听到了他的真情告白,顿时,喜悦、感激、感动、难过,一拥而上,让她的双腿忽然失去了所有力气。

“小风!”泉风声将晨风抱进营帐,“你怎么了?”

晨风反手抱紧泉风声,用尽自己全身力气一般地抱紧。

“傻瓜,傻瓜……”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泉风声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一脸无奈,也抱紧了晨风,有情人深情相拥,本是一件美事,坏就坏在,摆在眼前的一个重要问题,泉风声得回赵国,那里有他的责任。

正当几人陷入纠结之时,有人自顾自地掀帐入内:“其实,问题已经解决了。”

“司命,什么意思?”来者正是瞿昙司命,他优雅地身着一身白衣,在五行组清一色的将军服中间,有些突兀。

“意思就是,赵王放话,‘百胜大将军泉风声勾结秦国外敌,如有见者,杀无赦。’”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